<table id="qbkyv"><acronym id="qbkyv"></acronym></table>
  1. <meter id="qbkyv"></meter>
    1. <output id="qbkyv"></output><meter id="qbkyv"><ol id="qbkyv"></ol></meter>
      1.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專題專欄 >> 人物風采
        人物風采
        “不掛專家號的名專家”周繼林:無垠大愛,執著報國!
        時間:2019-08-09 14:10:32    作者:李 華、鮑志偉    來源:301醫院公眾號    瀏覽:137次

        記我國口腔頜面修復專業創始人、解放軍總醫院口腔科著名專家周繼林教授

        人物小傳

        周繼林,女,漢族,1917年2月生,湖南長沙市人。1935年8月考入南京國立中央大學醫學院,1946年赴美國費城維利弗治總醫院頜面中心進修頜面修復學,1951年參加工作,1960年入伍,1981年入黨。原解放軍總醫院口腔科副主任、主任醫師、專家組成員,軍醫進修學院技術一級教授,碩士、博士生導師。她是我國著名口腔醫學專家,口腔頜面修復開拓者,被譽為“不掛專家號的名專家”。曾任中華口腔修復學專業委員會、中華口腔老年醫學專業委員會、顳下頜關節病及HE學專業委員會等顧問。歷任中華口腔醫學雜志編委、榮譽編委,任口腔頜面修復學雜志及中華老年口腔醫學雜志名譽主編。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9項,獲全軍先進工作者2次,榮立三等功4次。1990年因對黨和國家領導人口腔醫療保健工作作出突出貢獻獲中央保健委員會榮譽證書。1991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貼。2003年獲原解放軍總后勤部優秀科技人才建設“伯樂獎”,總醫院建院50周年杰出貢獻獎和創業榮譽獎。2008年軍醫進修學院建院50周年獲終身成就獎。

        在解放軍總醫院院史館陳列的一本《周繼林回憶錄》畫冊里,一位清秀的女子映入眼簾:她身影柔弱、目光平和,由內而外閃耀著聰慧與仁愛的光芒。

        她,就是我國口腔頜面修復專業創始人、解放軍總醫院口腔科著名專家周繼林教授。

        善良而美麗的她,從小即懷報國志

        “你生我養我,我愛你護你”

        周繼林小時候盡管家境貧寒,但她從未放棄讀書。國學文化的滋養,家庭傳統的熏陶,讓她幼小的心靈蘊藏著對祖國、對人民的無限熱愛。

        1935年,周繼林被北京女子師大、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和南京中央大學醫學院3所大學同時錄取。當時中國口腔疾病發生率很高,一方面,醫生寥若晨星,另一方面,牙醫備受冷落,都認為牙痛不是病,治與不治無關緊要。面對現狀,周繼林暗下決心,一定要當一名醫術高明、能救死扶傷的好醫生。

        1937年12月,日寇侵占南京,眼見同胞們飽受戰火摧殘,柔弱秀麗的周繼林被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在為苦難病患的老百姓滴血,為奮勇殺敵的將士流淚。

        人因善良而美麗,因困苦而剛強。正是這種傷痛,激發周繼林潛心鉆研、勇往向前,讓自己的醫術能真正為蒼生大眾解決口腔病痛。

        無國談何有家?救國必先強己。1946年,懷揣救國之志的周繼林,偕同丈夫洪民被派往美國最好的頜面外科進修中心——費城維利弗治總醫院進修頜面修復學。

        她珍惜在國外學習的每一點時間,利用一切機會學習實踐頜骨缺損、顳下頜關節病損、牙列缺損以及口腔頜面的診治與修復。費城都市繁榮、風景迷人,卻不曾留下她俏麗的身影,她吃住在醫院,24小時隨叫隨到為病人診治。偶有閑暇就泡圖書館,餓了啃幾口干面包,乏了揉幾下太陽穴。

        在美國,頜面中心強調教學、臨床、預防和科研四結合,這種既有綜合性又有側重性的進修,讓周繼林眼界大開,結業時,有人勸她留在設施先進、待遇豐厚的美國醫院工作。周繼林婉言謝絕道:“我們祖國現在千瘡百孔,到處都是受傷的愛國將士和急需救治的同胞,我一定要回去,盡一個中國醫生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回國后,面對國內炮火連天的現實和搖搖欲墜的國民黨政權,周繼林夫婦曾經一度絕望,他們遠渡重洋努力學本領,就是為了救治廣大受苦受難的同胞,讓父老鄉親們能夠看上病。然而當時的國民政府對人才視而不見。

        1947年7月的一天,上海市軍管干部來到周繼林家,帶來了陳毅市長簽發的委任狀,讓洪民擔任華東軍區總醫院牙科主任,周繼林擔任牙科教授,此舉激發了周繼林夫婦的報國激情,他倆立即投入到緊張的為軍為民服務當中去。在華東軍區總醫院,他們夫妻二人奮戰100多天,成功為從戰場上下來的一批批傷員完成了口腔頜面手術與修復。

        堅持42年,她還一名戰士美麗人生

        “你為保衛祖國負傷,我盡力為你療傷”

        一位與家人離散多年的戰士,被病痛和心理壓力折磨得幾乎要崩潰,周繼林在做美學修復的同時,握著戰士的手親切地說:“有姐姐在,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相信自己!”周繼林的鼓勵,給這名戰士帶來莫大的勇氣和信心。她就用這種真心和大愛治愈了很多拒絕治療的患者,讓他們重新看到生命的希望與光明。

        1954年6月,周繼林夫婦被調派至距朝鮮邊境不遠的解放軍201醫院,負責抗美援朝戰爭中口腔頜面傷傷員的救治工作。戰場上數量龐大、傷情嚴重復雜的口腔頜面傷傷員,遠遠超出了想象。有一位叫劉恩林的志愿軍戰士,整個臉部就只剩下一只眼睛和一個耳朵,頸部只剩下一個氣道口和一個食管口,治療風險和難度系數太大,即便治好也很可能殘廢……劉恩林受傷以后,每天承受著身體與心靈的巨大痛苦,一度產生輕生念頭。

        周繼林看到他的病情后,神情嚴峻,如果用傳統保守方法去治療,病人的性命可以保住,但面目全非的他心理會遭受嚴重的打擊。于是,她著手設計一套最佳的手術方案,在幫助患者保留器官的同時做最好的美學修復,盡可能幫助患者恢復本來的面目。

        成功的背后往往伴有巨大的風險。有人勸周繼林,算了吧,難度這么大的手術,弄不好會身敗名裂。她聽不進這“好言”相勸,卻為自己立下了“軍令狀”,拍著劉恩林的肩膀安慰說:“小劉同志,你是保家衛國的英雄,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為你減輕痛苦,恢復容貌。”

        周繼林沖破重重困難,經周密計劃和細致研究后,成功地為患者完成了精細化修復。當劉恩林第一次解開頭上的繃帶時,無比驚喜地看到炸傷的耳朵復原了——贗復耳幾乎和真的一樣!第二次拆除繃帶,他萬分驚訝——贗復眼球竟然栩栩如生,外翻的眼眶也基本恢復原狀了!此后,周繼林對劉恩林隨診觀察長達42年之久,先后進行修補手術50多次,這場長達半個世紀的治療讓劉恩林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42年只是個枯燥的數字,但它背后卻隱藏著超乎常人的付出和大愛。平心而論,在我們的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堅持42個月、42周,或者42天只為做好一件事?

        1956年12月,周繼林作為原解放軍總后勤部先進工作者代表,受到毛澤東、劉少奇和朱德等中央領導的親切接見。回憶那段時光,周繼林深情地說:“我是一名軍醫,為兵服務是我的天職!”

        她干一行、愛一行、精一行

        “你為國家鞠躬盡瘁,我精心給你消除頑疾”

        1958年,周繼林調入解放軍總醫院,開始了新的創業征程。當時,醫院只有門診診區,沒有病房。她和同事們先從骨科借來3張病床收治病人。同時大力培養醫護人員,增添醫療設備,并擴建口腔技術室,完善口腔X光檢查室,制作病例模型……短短兩年時間,口腔科醫護人員由12人增加到30人,床位增加到10余張;一批批傷員和病人在這里得到救治和康復。

         “文革”期間,她在給周恩來總理做口腔檢查時,發現總理上牙一副固定橋因時間長松動了,她建議總理摘下來修治后重新粘合。

        “馬上要見外賓,以后再說吧。”一次又一次,周總理總是因為忙國事而將個人健康擱置一邊。她經常想勸周總理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可是每當她看到總理全神貫注批閱材料,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總理總是那么忙碌和敬業,不肯為自己的健康多花哪怕一點點時間。周總理的一句“以后再說”直至他病逝也未能兌現,這也成為周教授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為首長保健,周繼林切身感受到了首長們為國家大事日夜操勞、鞠躬盡瘁,感受到了首長的人格魅力和高尚境界。為此,多年來她針對首長們的口腔治療進行了獨特的探索,形成了自己的保健特色。1985年,周繼林榮獲中央保健委員會頒發的榮譽證書,這是她傾注一生、獻身保健醫學事業的忠誠寫照。

        她是一位不用掛專家號的名專家

        “你滿懷希望而來,我讓你健康滿意而歸”

        作為口腔界的醫學大師,傳承薪火是她的首要責任。為盡快培養接班人,她建立了解放軍總醫院口腔科第一個博士點,把自己的“絕招”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學生。她時時告誡學生:凡事要以病人為先,要做一個嚴謹認真、對病人高度負責的醫生。

        在口腔醫學王國里,周繼林像春蠶一樣破繭、成蝶,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了祖國和人民,獻給了祖國的口腔醫學事業,中央保健委員會為她頒發了榮譽證書,原總后勤部為她頒發了“伯樂獎”。

        周繼林醫術精湛,醫德更高尚。她說:“病人千里迢迢來找我們看病,是對我們的信任,我們絕不能讓病人失望。”即使從工作崗位退下來了,她依然和在位時一樣,每天照常出診、查房、組織病例討論、“坐鎮”手術室、培養研究生、修改學術論文、從事科研攻關,一天沒有休息過。

        每次出診,幾乎都沒時間喝水、上廁所。上了年紀后,腿腳有些不靈便,有人勸她不要出診了,但她執意不肯,無論刮風下雨,從不耽誤出診。

        在醫院,能夠出專家診,對于醫生來說既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也是一種榮譽。周繼林雖然在口腔界聲名遠播,但她始終以病人為先,站在患者的角度,處處為患者考慮。

        上世紀90年代初,為減輕病人經濟負擔,周繼林主動向醫院提出申請,把自己專家號敞開掛普通號,最大限度方便群眾看病。她還與愛人洪民教授一起這么做,被患者廣泛稱頌為“不掛專家號的名專家”和“名醫公仆”。

        一位來自山西的患者頜骨缺損,術后需要做口腔修復治療,一直掛不上專家號,最后只好掛了一個普通號。這個上了年紀的“普通醫生”不僅解決了他的“頑癥”,還隔三岔五打電話詢問康復情況。當他得知這名老大夫竟然是周繼林教授時,激動地說:“在這位慈祥的老人身上,我看到了醫生的崇高美德!”

        編輯手記

        為“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精神點贊

         3月22日,習主席在回答意大利眾議長菲科提問時“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深情表達迅速刷屏。群眾利益無小事,一枝一葉總關情。習主席時刻把人民放在心上,把群眾當朋友、當親人,用真心聆聽人民心聲,足跡踏遍祖國大江南北,充分體現了一個大國領袖高尚的思想境界和超凡脫俗的偉人擔當。

        “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周繼林教授念茲在茲,心系祖國、情系人民,把一生無私獻給了祖國的醫學事業。

        她出生于災難深重的舊社會,求學于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落后挨打、國弱被欺的現實在她心中留下深深烙印。她憑著一股不做亡國奴的氣節、一腔拼死也要填補國內空白的熱血,終生致力于頜面外科研究,以至達到“無我”境界;毅然放棄美國的優越生活,放棄上海價值幾個億的房產,忍受“文革”時期的污蔑和屈辱。這就是我們敬重的“百歲軍醫”周繼林。

        “我為祖國口腔醫學事業所盡的一點兒綿薄之力,比起黨和國家給予我的一切,可謂是微不足道。我深感慚愧。”周繼林這句閃光語言,折射出她平凡而厚重的一生:報國是她唯一的選擇、病人是她最大的牽掛、精嚴是她職業的操守、謙遜是她人格的寫照!

         



        Copyright © 1999-2019 PLA General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軍總醫院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5288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6853號 解放軍總醫院醫學信息室制作維護 零點新視窗提供技術支持 點擊數: 127
        飘花影院2o18